東坡與佛印

東坡與佛印禪師有兩則趣談。

  有一次,蘇東坡學禪有所領悟,覺得心智洞明,了無雜念,不覺喜從中來。遂按捺不住激情,舖箋揮筆,寫了一首詩:

「稽首天外天,毫光照大千。八風吹不動,端坐紫金蓮」

  由詩中看來,自己已儼然成佛,不僅佛光普照大地,而且佛性堅定如磐石,連八風(得、失、謗、揚、讚、嘲、憂、喜)也吹不動了。

  東坡當下就差人過江去金山寺,將這首詩面交佛印禪師。佛印禪師再詩上批了「放屁」兩字,交給來人帶回。東坡氣急如焚,遂乘船度江前往金山寺找佛印理論。船到了岸邊,佛印早已佇立等待。

蘇東坡劈頭便責問佛印:「我寫的詩,你為何說是放屁!」

  佛印雙手合十,輕描淡寫地回答:「你不是已經『八風吹不動,端坐紫金蓮』了嗎?」怎麼還會被『放屁』兩字吹過將來呢!」

又有一次,東坡到金山賜予佛印一起坐禪。

  坐了一個時辰,東坡覺得身心通暢,內外舒泰,便忍不住問禪印:「禪師,你看我坐禪的樣子如何?」

  佛印看了一下東坡,點頭讚道:「像一尊佛。」東坡非常高興,佛印隨口也問東坡:「你看我的坐姿如何?」蘇東坡揶揄地說:「像一堆糞!」。佛印聽了,並不動氣,只是置之一笑。

  東坡高興的回家,告訴蘇小妹說:「我今天贏了佛印禪師!」蘇小妹頗不以為然的說:「哥哥,其實今天輸的是你。禪師的心中有佛,所以才看你如佛;你心中有糞,所以才視禪師為糞。」

-END-

感言:

  親愛的朋友,一個人的成熟完美,不端看他除了「知道」自己之外,還要了解到他是否「知道」別人。所謂「知道」,是指知道別人的感受與思想。畢竟佛印了解東坡,遠勝於東坡了解佛印,而我們對東坡與佛印的了解又少之又少,我們能不更虛懷若谷嗎?